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活動

王競成詩歌研討會在京舉行

2019年04月02日 16:01:30  來源:美訊網

 111.jpg

合一.png

3月31日王競成詩歌研討會在京舉行。中國文聯副主席郭運德,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原主任程湘清出席研討會。專家學者對王競成的詩集《掩淚入心》、《一只奔跑的神獸》展開了對話與研討。

王3.jpg
詩人王競成來自沂蒙山區,青年時代參軍入伍,少年開始詩歌創作,轉業后來到北京,繼續堅持詩歌寫作與詩歌編輯工作,迄今出版詩集二部,是當代詩壇最具實力的詩人之一。他先后主編《黃河詩報》詩刊、《法學名家.警察詩歌》等多家雜志。創作詩歌三千余首,文學評論以及散文多篇,在國內外雜志發表文學作品五百余首篇。堅持社會主義文藝美學創作之路,先后得到賀敬之等前輩詩人的贊譽。
吳.png
著名詩歌評論家吳思敬在研討會上對王競成的詩歌給予了中肯的評價,吳思敬認為“王競成詩集《掩淚入心》四個字看似尋常,實際上卻凝聚著王競成在長期創作實踐中悟出的詩歌創作規律。“掩淚入心”是要以有淚為前提的,這淚即是發自內心的真歌哭,這也是詩之所成為詩的基本質地。一句話,就是要看詩中有沒有淚——那流自內心深處的真實。” 王競成提出的“掩淚入心”就正是控制情感的一種手段。“掩淚入心”的結果,使詩人避免了直白的宣泄與呼喊。源自生活的粗礪的感覺與凌厲的情緒,經過沉淀與發酵,生糙的東西轉化為細膩,浮躁的東西轉化為深沉,漫無節制的情緒的洪水經過控制和調節變成了汩汩流動的清泉,使詩人創作的心理氛圍中充滿了一種溫馨的愛。“掩淚入心”式的生活與寫作,講究的是抒真情,說真話,哪怕只寫一行,也要全身心的投入,如同王競成在《小溪的情書》這首小詩中所說的:
                        多少年只寫了一行
                        彎彎曲曲寄向海洋
是的,王競成的詩就像幽咽的小溪,彎彎曲曲地流著,通向美與愛的海洋。”
峭14.jpg
著名軍旅詩人峭巖在發言中指出,“王競成到目前為止,寫了三首大詩:即親情、愛情、國情。在三大領域中,都有不同凡響的筆觸,都有超常的高度,無論立意和語言,都是很出色的。王競成的詩歌有兩大特色:一是人的隨性自然;二是詩的神性超然。他今天呈現的面貌,足以用這兩句話概括。王競成已甩掉凡俗的外衣,進入到一個神圣的世界,詩歌的世界,他用詩歌的刻刀解剖自己,又解剖歷史,為我們樹立了一個路標式的豐碑。長詩《燕山夜話》可看作是詩人對現實主義的一次突圍。總之,王競成的詩已抵達大智若愚的境界,是豁然朗闊的光明天地。”
桑.jpg
著名詩人桑恒昌對王競成接地氣的詩歌評價,他的詩歌既有傳統文化自覺意識又有先鋒探索精神,是中國精神意識的再現與民族情懷的最為恰當的表達,也體現了對中國當代詩歌的獻身精神。
王章傅.jpg
文藝理論家、詩人章聞哲以為“王競成的詩歌某種意義上《一只奔跑的神獸》既有一種“種族”的王者的自喻,也有一種歷史的圖騰之印象的再現;既有古老的原始部落之動物崇拜,又有對詩歌本身的那種至高無上的禮贊。神獸奔跑在詩的原野上,孤獨、悲情,而又驕傲;浪漫、矯健,而又頹喪;既是斗爭的,具體的,又是虛無的,抽象的——“神獸”經由詩人的自我指認而不無印證了讀者對其詩的觀感:這是一種帶著古老、原始、神秘生命律動的語言,在現代語境里,它常常單純地被理解為素樸,但事實上,它不僅是素樸的,而且是一種尚未化入世俗之圓熟詞令的素樸,但又是不羈而野性的,莊嚴而不可侮慢的,正如神獸自身可被理解的話語身份。因此,神獸正是王競成及其詩歌精神之最精要的概括。 
以“神獸”的象征性觀照“種族主義”,也就意味著它在這里并非指狹隘的種族偏見,相反,它是指從生理到精神都一致的那種詩性本能和詩性情懷,它更多地反映了一種民族的本色,一種源遠流長的血統,這種血統在全球化時代或許是被世界色彩所遮蓋了的,而它在王競成身上卻得到了重現。它與流派,與自覺的地方特色不同,而恰恰是純粹的、從大地上原始生長起來的話語,它似乎并非經歷演化的模式化、時代化、群體化的限制性語言,而是從無聲到有聲的更遼闊的“自我發現”。無疑,這種“自我”乃是萬物的原色,既有神性升華,又保留著野性的沖動,仿佛對文明無動于衷,又似乎彬彬有禮,與現世保持著某種客觀的距離。這種原色的堅持,乃是對物化社會的疏離,也是對生命自身驕傲的自詡,令人感喟,令人驚訝。無疑,詩人視之為信仰的詩歌也將在這樣的本質堅持中提供給我們存在的思考:不是對立于現代價值體系的,也不是從浮華的物質世界的永動的機器中借以脫身的方式,而是生命自身如何從外部形式的多樣化審美中尋找它內在身份合理而莊重的美學可能。
 
耿.jpg
詩歌評論家耿建華這樣評價王競成的詩歌“王競成的長詩“燕山夜話”中的思考是結合著燕山的歷史和山水展開的,但他又沒局限于此,他詩思的空間很廣大,現實與歷史,燕山與家鄉、河流與海洋,詩中的意象隨詩思的跳躍靈動起來,創造出史詩的宏大敘事。從燕國的帝王到魯國的孔子,從燕山的白水河到大海,從云游到思鄉,從紹興到臨沂,從母親的臉到李白的月亮,哲思和情感用豐富的意象語言呈現,創造出讓人觸目驚心的意境。”,著名詩人李潯對王競成詩歌的定位從另一個角度進行了闡述“詩集《一只奔跑的神獸》中的詩,都是王競成的近作。這些詩語言簡潔質樸,敘述生動形象,情感線索清晰,特別是詩人與大自然之間的交流真情實感,令人動容。這是一本值得讀的文本。”
評論家綠島對王競成詩歌的理解從文本上、美學上給予了高度的概括“真切的表白與情感的熾熱,并總是讓靈動的意象的激流去沖刷意念與語言的雜質,諸多干凈、純粹、唯美的詩意表達構筑并喚醒了人性美好的向往與復甦,最大限度地讓詩歌的審美回歸與詩歌的本體,而詩人對于自由、獨立、人性、真理乃至于博愛(真、善、美)的追求,有機地構成了王競成詩歌思想龐大體系的堅實基礎,詩人并在這個基礎之上不斷完善著詩歌藝術與自身突圍的理性的審美嬗變。”
郭.jpg 
著名軍旅詩人陳燦在賀信中如此評論王競成詩歌“?生活不能沒有詩,但詩不是生活的全部;然而,對于詩人王競成來說,回頭看一看他已經走過和正在走著的路,似乎都綁在了詩的風車上。你瞧他,不是在進行詩歌創作,就是行進在打撈詩歌靈感的旅途中。詩成了他的一日三餐,甚至成了他的呼吸和心跳。這也難怪,他就生活在"詩人之家"。自己寫詩,他的愛人聞哲不僅是詩人及散文詩家,且是國內享有一定影響度的詩學理論和詩評家。在這樣一個充滿詩歌氛圍的家庭里,詩是競成和他的家庭每天升起的"煙火",也就不足為怪了,盡管他自詡是一個奔跑的詩的"怪獸",實際上他把自己的一生交給了詩。他每天要么寫詩,要么編詩,要么參加詩會,要么拜望詩壇前輩或與詩友相聚論詩。總之,他的生活總是與詩歌相牽相伴,特別是在當下清淡的詩歌"市場",他不僅苦苦寫著編著自己的詩,也在花更多力氣去殷殷編輯別人的詩。可以說,競成是一個真正熱愛并踐行在詩歌道路上的真詩人,只是他愛的太真太深太苦,以至于"多少年只寫了一行/彎彎曲曲寄向海洋"——他是一個經過多年大海淘洗的水兵呀!雖然早已"上岸",但他的靈魂已經"濕"了,也"詩"了!他已經把自己永遠沉浸在了無岸的詩歌的海洋里,以詩為命了。”
大家一致認為王競成的詩歌創作進入中年創作期,已經形成自己獨特的詩歌風格,以現實主義的抒情與浪漫主義的理想情懷進入了一個詩歌創作的黃金節點,在新時代文藝的星空下書寫著這個時代的輝煌與詩意的美好的明天。
 
王綠郭桑.jpg
參加研討會的專家、學者還有丁國成、桑恒昌、韓傳錄、陳顯榮、傅西路、李曰軍、王 瑋、毛夢溪、易運和、劉永新、馮世平、李正堂、中 島、姜維功、孫維、鄒洪復、潘慶杰、王學明、于敦強等四十余人。研討會由中國詩歌史料研究中心、《法學名家》雜志、《黃河詩報》詩刊主辦,山東沂水縣安達駕校協辦

(責任編輯:林聰聰)
菠菜超级白菜信息 延川县| 阆中市| 武宁县| 娄烦县| 葵青区| 沈丘县| 田阳县| 安阳市| 津南区| 佛学| 威信县| 高青县| 开江县| 永安市| 朝阳县| 阳曲县| 茌平县| 石河子市| 涟源市| 武山县| 成安县| 长寿区| 南康市| 兴业县| 林周县| 吕梁市| 黎川县| 清流县| 洛宁县| 仙游县| 蒙山县| 南安市| 满城县| 胶南市| 宝兴县| 荆门市| 红桥区| 内乡县| 册亨县| 佛教| 文登市| 台北县| 西青区| 嘉善县| 桐庐县| 东乌| 香河县| 顺平县| 甘德县| 洞口县| 广安市| 澄城县| 华蓥市| 乐清市| 永泰县| 佛冈县| 长葛市| 久治县| 夹江县| 财经| 惠水县| 鹤山市| 丹阳市| 鄢陵县| 和平县| 庆云县| 怀来县| 晋宁县| 临高县| 色达县| 泌阳县| 安远县| 利川市| 佳木斯市| 石狮市| 高邑县| 海丰县| 神木县| 崇左市| 行唐县| 全椒县| 玛曲县| 巩义市| 通海县| 云南省| 凌海市| 滨州市| 扎兰屯市| 和龙市| 长垣县| 石狮市| 遂平县| 隆德县| 绥化市| 桂东县| 宿州市| 渭南市| 莲花县| 福泉市| 鹿泉市| 恩施市| 萨迦县| 林芝县| 大邑县| 东安县| 保山市| 乌兰浩特市| 金门县| 色达县| 任丘市| 上思县| 新沂市| 泰宁县| 漠河县| 太白县| 华亭县| 交城县| 荥经县| 崇明县| 舒兰市| 广昌县| 吉林省| 萨嘎县| 兴文县| 黄平县| 南江县| 武山县| 梁平县| 商水县| 宁武县| 鹰潭市| 南丰县| 志丹县| 莎车县| 文成县| 建宁县| 景德镇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