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繪畫 > 百家爭鳴

朱萬章:當下工筆畫的困境與前景

2015年05月22日 11:01:18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之前參加一次在中央美院舉辦的全國高等院?;B畫教學研討會時,我曾提出當前花鳥畫教學與創作存在兩大誤區:一是制作性與裝飾性成為花鳥畫創作的主流,作品的主題越來越缺少人文關懷;二是教學中出現陳陳相因、千人一面的現象,作品原創性元素越來越少。反觀當下的工筆畫,似乎也難逃出這兩大共性。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很多工筆畫家一味專注于作品的技術錘煉,忽略了畫家內在修為的積淀,因缺乏足夠的人文素養,使其畫顯得蒼白無力。雖然技術層面無暇可擊,但畫中總是缺少很多東西;另一方面,整個社會的審美需求在慢慢發生變化,直觀的感官享受多于精神陶冶,而裝飾性與制作性的繪畫就遠比富有內涵的文人畫更容易被人們所接受?;趦韧鈨煞N原因,使得在很長一段時間,工筆畫成為一種程式化、模式化的代名詞。當然,即便是這種狀況,也并不妨礙它們在全國性的大展中脫穎而出,在各級藝術市場中成為新貴藏家們熱捧的對象。

最近又看到一批工筆畫,作者都是活躍在當今畫壇的青年才俊。他們多為“七零后”,大多經過正規的科班訓練,具有碩士以上學歷。題材方面,既有人物,也有花鳥、山水,也有將三種傳統畫科進行混搭的。正是因為如此,他們代表了當下年輕一代工筆畫家的前景。當然,所面臨的困境也是當下工筆畫所無法規避的一種時代共性。

在宋、明時代,宮廷畫家中不乏工筆畫家。從宋代的宋徽宗、李迪到明代的林良、呂紀等人,他們成為那個時代制作性繪畫的楷模。但就其畫作背后而言,雖然并不像蘇軾、倪云林、徐渭、石濤、朱耷等人的繪畫一樣意味深長,但其畫中也不乏深厚的文化底蘊。而當下的工筆畫,技術水準比林良、呂紀們有了大幅提升,有的還吸收了西洋畫和日本畫中對環境的渲染技巧,將一種朦朦朧朧、若隱若現的意境引入到工筆畫中來,成為一種符號化的襯景。但是,他們中的很多繪畫,僅僅止于對物象的刻畫與畫面的烘托,消減了中國畫本身的文化含量。這不能不說是當下工筆畫所面對的不可回避的軟肋。

在這批工筆畫作品中,雖然水準互有參差,有的還有行氣之嫌,但就總體而言,可看出是當代學院派繪畫的一個縮影。他們之中,很多人已經成為當代工筆畫的中堅力量,成為當下工筆畫的佼佼者,但也有不少人仍還處于探索之中,畫風也還未定型,有的甚至還處于初始階段,但以他們的年齡及其不斷摸索、創新的畫風看,這種多元化的工筆畫風貌尚有廣闊的拓展空間。如果說,以他們這類風格和求索精神代表了未來工筆畫發展的前景,我想是并不為過的。很有理由相信,假以時日,隨著傳統文化的回歸,時間的積累,畫家內在修為的歷練,未來的工筆畫精英,極有可能將從他們中產生并留下一個鮮明的時代烙印。

(責任編輯:易笑薇)
菠菜超级白菜信息 宣化县| 固原市| 灵石县| 彝良县| 菏泽市| 大同市| 江津市| 桑日县| 涞水县| 丹江口市| 赫章县| 青岛市| 万年县| 临朐县| 耒阳市| 黄山市| 惠东县| 杭州市| 邓州市| 通榆县| 东乌珠穆沁旗| 潞西市| 邓州市| 托克逊县| 临夏市| 新津县| 莱州市| 萝北县| 都江堰市| 仁寿县| 凤庆县| 壶关县| 保亭| 哈密市| 黔江区| 康平县| 大同市| 洱源县| 阿鲁科尔沁旗| 五寨县| 五家渠市| 黎川县| 陇西县| 嘉荫县| 临朐县| 原阳县| 故城县| 福安市| 鄯善县| 东明县| 卢湾区| 黄石市| 靖西县| 三明市| 彰化市| 思南县| 图们市| 江津市| 榆中县| 师宗县| 洱源县| 祁连县| 嫩江县| 昌吉市| 会理县| 永平县| 玉溪市| 全州县| 隆林| 灵丘县| 舟山市| 通道| 正蓝旗| 衡山县| 邵武市| 中阳县| 高邮市| 北流市| 大丰市| 仪陇县| 曲周县| 马边| 乌鲁木齐县| 巧家县| 彭山县| 汕尾市| 浦县| 阳山县| 四川省| 枞阳县| 丽水市| 宜兰县| 兰坪| 海盐县| 庆元县| 铜陵市| 彭阳县| 攀枝花市| 凤冈县| 巩留县| 株洲市| 邳州市| 湖南省| 眉山市| 兴化市| 高阳县| 织金县| 阿荣旗| 美姑县| 兰溪市| 昌邑市| 璧山县| 湖北省| 新巴尔虎左旗| 浏阳市| 宣汉县| 铜川市| 资兴市| 和田县| 琼结县| 常山县| 丹棱县| 金寨县| 西青区| 余姚市| 兴山县| 永清县| 东阳市| 泰顺县| 肥城市| 诸城市| 交城县| 申扎县| 阿荣旗| 磐安县| 陆丰市| 成武县|